下载
  • 员工文苑

万博体育网址

来源:未知 时间:15-06-26 作者:admin 浏览次数:

又是一个周末,而我却只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乱逛,看到来来往往的情侣,满脸洋溢着幸福的感觉,羡慕,冷漠,还是习以为常,我都快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了,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快有五个年头,也许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家对于我来说也许只是头脑中的一个概念,看到年轻的母亲牵着孩子逛街,年轻的父亲提着大包小包跟在母子后面,我就在想,这样的场景什么时候能发生在我的身上,想像着还在工地的丈夫,忙碌的身影,黝黑的脸堂,唯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,憨厚的笑容,想恨却恨不起来,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做桩基工程的老公,以前看到父辈们,常年在野外,父母,老婆,孩子,都顾及不上,唯有思念,想到作为80后的我们,绝对不会再选择这样的生活,可是上天似乎老是在跟你开玩笑,绕来绕去,老公还是从事了这一行,如今已有四个年头,聚少离多的日子,演绎着现实版的牛郎织女,也曾想过放弃这段婚姻,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抽点时间陪陪我,不期望天天,不期望每周,哪怕是每个月能陪我一次都成了一种奢望,一个人在外的日子我不想说有多苦,哪怕是生病,难过的时候可以有个肩膀依靠一下也可以。

老公是我大学时表姐介绍的,用表姐的话说就是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。老公,朴实能干,待人真诚而且能吃苦,踏实的感觉可以一辈子对我好,接触之后发现我们真的有很多的共同点,他的稳重,善良,能干也成为我选择他的理由,毕业之后我到了徐州,我们没有落入毕业就分手的魔咒里,却开始了并不期望的异地恋,2010年,在亲人及朋友的祝福下,我们结婚了,婚礼的事情是父母准备的,在工地忙碌的他根本无暇顾及,结婚的前三天匆匆忙忙去县里拍了婚纱照,前一天,各自置办了一身敬酒的行头,结婚第三天,我们便匆匆忙忙的个回个公司,记得谈恋爱时憧憬的结婚旅游也就抛到了脑后,还记得那个时候因为去哪里度蜜月还争的不可开交,他爱北方的粗犷,我却喜欢南方的细腻,现在终于知道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想多了。唉~

说起老公,对于曾经的我更多的是一种委屈。结婚的当年我怀孕了,妊娠剧吐住进了医院,什么都不可以吃,只能靠点滴,虽说是最难熬的七天却是我最幸福的一周,没人照顾,老公不得已从工地赶回来照顾我,在我印象中,这次是除了年假之外,我们在一起最长的日子,每天看他在我床边转来转去,每天醒来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他,每天可以像正常夫妻一样可以面对面讲话,偶尔也可以撒撒娇,幸福的日子是短暂的,一眨眼七天就这样过去了,即使再不情愿也得走了,出院手续老公早已办好,当天晚上的车票他已买好,我生气,为什么就那么着急离开我,可我还是什么都没说,晚上收到老公的短信,他说老婆,你要好好的,不要生气,工地真的很忙,每个人都脱不开身,我要好好工作给咱宝宝挣奶粉钱啊,过几天不忙了我就回来看你。

又是过几天,不知道在多少个电话里面多少条短信里都能听到见到的字眼,一过往往就是几个月,望着短信我只能苦笑,你到底能有多忙,我没有期望的那样,出院之后还是一个劲的吐,白天夜里吐,浑身没力,没法正常上班,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,只好向公司请假,回到婆婆家,老公不在身边,毕竟不是自己的父母,什么都不好开口,半夜吐的难受,多希望老公能守在身边给我拍拍背,递一杯热水,可陪着我的始终都是那张结婚照,多少个夜里吐醒了,一个人偷偷哭到天亮,每次接到老公的电话,多希望能听到一句我明天就到家了,可我知道那不现实。一个工地没有完工,他们是不可能有时间的,在家的七个月,老公就回来了两次,每次都没超过两天,快到预产期了,老公发信息给我说不要让我害怕,工地马上也要结束了,到时候会陪在我身边,真是造物弄人,谁知道我提前了,还记得那天凌晨四点婆婆公公把我送到医院待产室,就在那安安静静的等待孩子的降生,待产室有好多孕妇,看到她们都是老公陪在身边,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孤寂,当阵痛一阵阵袭来,都要感觉自己被撕裂了,可是我咬牙不让自己喊出声,我有我自己的倔强,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没有丈夫陪很可怜,那边医生一遍遍喊着我的名字,让家属签字,婆婆听不懂,我却疼的无法应答,即便是应答也没什么意义,老公还在千里之外的工地怎么可能赶过来,在产房中,我心理默默的对宝宝说孩子,你爸爸还没赶过来,我们娘俩加油,晚上10点老公才赶了过来,看到他疲惫的样子,原本所有的怨气消了一大半,看着他熬红的眼睛,明白他是想为了能赶回来陪我待产,肯定是连续几个夜晚熬夜做工程资料,看着他抱着孩子洋溢着做父亲的幸福,微驼的脊背,能想象出他在灯下苦战的样子,作为一名一线工人的妻子也许宽容、理解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支持。

在家照顾了我一周后,老公又出发了,直到孩子满三个月的时候才从工地请假回来,就这样我带着孩子、婆婆回到了徐州继续上班,白天照顾孩子的事都交给了婆婆,我白天上班,夜里照看宝宝,那段日子,我天天睡不了几个小时,我将整个心思几乎都放在了孩子身上,跟老公联系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偶尔会半夜收到老公的短信说老婆我想你跟儿子了,在梦中有没有梦见我,等第二天打电话给老公的时候,电话那头总是嘈杂的机器声,来不及说什么就只能听见他在那头指挥工人干活的吆喝声,匆匆忙忙说几句关心的话就挂了,最难熬的就是孩子生病的时候,婆婆不识字,还晕针只好我一个人跑来跑去找医生,看到人家都是丈夫跑来跑去,还在一旁不住的安慰自己的妻子,哄哄孩子,我就不断的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我的丈夫不能陪在我们身边,孩子一周岁多的时候,婆婆执意要回老家,而我一个人也没办法带孩子,孩子只好让婆婆带回老家,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就分到了三个地方,如今我一个人住在公司宿舍,每个月还能请几天假回家看看孩子,所以孩子对我还不是特别的陌生,而老公已有半年多没见过儿子了,上次公公生病住院,老公才请假回家,儿子早已不认识他了,看着他只往我身后躲,看到老公伤心的表情,我的心里也酸酸的,晚上宝宝望着睡在旁边的老公偷偷的问我妈妈他是谁啊,一句话问的我泣不成声,我使劲搂了搂宝宝说那是爸爸啊,儿子似懂非懂的噢了声就睡着了,看着身旁熟睡的老公原本帅气的脸庞已黝黑发亮,因为常皱眉头,熬夜,额头也多了几条与年龄不符的皱纹,竟然多了几分沧桑,手掌脚底已磨起了厚厚的茧子,好久没仔细看看老公了。

今年四月份,请两天假去镇江工地看看老公,快到出站口我在想三个月没见面了,不知道成什么样了,远远的就看到他那高高的略显淡薄的身影,走近一看满身的泥点子,似乎穿了件迷彩服,他憨憨的来了句,从工地上赶过来没来的及换衣服,还见到了他的两个同事,一样的迷彩装,一样黝黑的肤色,看不出实际年龄,但是喊我嫂子,还记得我们一起吃饭的地方叫“八分饱”,还记得他们说的那句让我心酸的话“终于见到亲人了”,一样的匆匆忙忙吃完饭,他们回工地了,老公带我找住的地方,晚上快12点的时候老公就要去上班了,我借口一个人在旅馆害怕,就让他带我去工地看看,虽是四月的天,半夜还是很冷,刺骨的寒冷让我睡意俱无,走在路上偶尔会遇到一两个上夜班的人,走了近20分钟才到工地,暗黄的灯光下,几辆大卡车进出,他们所谓的宿舍办公室就是两个大大的集装箱,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孤寂,一个集装箱,一个高低床,一付被褥,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便撑起了一个办公生活的地方,远离繁华的市中心,终日为伴的是激起的尘土,嘈杂的机器声,老公带着手电筒去现场监督施工,呆在办公的集装箱里的我努力的将自己缩成一团,还是会觉得冷,箱外隆隆隆的搅拌声,时不时的卡车进出的声音,隔壁还能传来他同事有节奏的呼噜声,凌晨两点多,最困的时候,大脑已不听使唤,可是外面嘈杂的声音,根本没办法入睡,脑袋轰隆隆的,胃也开始隐隐作痛,我这才熬第一个晚上,真不知道一个个夜晚工人是怎么熬过来的,曾经问过他说已经习惯,可是曾经上过夜班的我知道,怎么可能习惯……。

这还是两年前写的个人日记 ,翻来看看还是会难受,如今已有6个年头,他们似乎更加忙碌了,聚少离多的日子已经习以为常,80后的我们也即将步入中年,生活的历练也让我们更加成熟,也越来越理解他们的工作,作为家属的我们真诚的道一句“老公,您辛苦了”。(杨 燕)

网站导航